JAVAPMS资讯门户网

美媒:中美俄争夺伊朗军购 中国曾是大卖家

发布时间:2015-04-20 17:07: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次数: 0

美国防务新闻网4月19日文章称,阿拉伯湾地区防务专家指出,伊朗重新融入国际社会的可能引起了阿拉伯湾国家的关注,因为它可能会发展成为中国-俄罗斯-欧美国家的武器交易竞争的战场。自从洛桑协议公布后,俄罗斯就解除了对伊武器出口禁运,宣布将会为伊朗提供S-300导弹系统。

文章称,俄罗斯对伊供应S-300系统合同于2007年底签署,但由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伊制裁,禁止向德黑兰供应现代化武器,俄罗斯于2010年拒绝供应。

海湾合作委员会不赞成俄罗斯对伊军事贸易。伊朗-中国联合商会主席阿亚图拉·阿斯哥罗拉地表示,“我认为,在海湾国家政府看来对伊提供S-300的决定做的太快,这可能是出于多种原因,例如俄罗斯试图强化其与伊朗的关系,或是俄罗斯试图展示其在该地区不受美国政治影响力制约,甚至是俄罗斯试图在伊朗核协议签署之前为对伊军贸铺平道路”。

尽管自2009年以来,俄罗斯和海湾合作委员会一直保持密切关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已经与俄罗斯达成了众多军火交易,但伊朗在该地区仍然是俄罗斯最大的客户。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称,最近俄伊S-300交易逆转的原因正是伊朗核协议的签署,表明俄罗斯打算在竞争到来之前强化对伊军售。

拉夫罗夫在接受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塔斯社采访时称,2010年9月,俄罗斯做出了暂停实施该已签署并生效的合同的决定。这是为了支持六国谈判努力,最大限度的刺激伊朗核谈判取得建设性结果。

阿斯哥罗拉地指出,中国希望将中伊双边贸易额从520亿美元增加到600亿美元。海湾军事研究所安全及政治事务专家西奥多·卡拉西克指出,与中国相比,随着对马来西亚和印度的武器出口,亚洲对于俄罗斯而言是一个更热门的市场,但也在各种类型系统领域展开了竞争。

在军备方面,中俄在亚洲的竞争,并不是销售,而是技术与政策。在过去数十年里,莫斯科与北京一直在相互竞争。卡拉西克指出,中国对伊军售方式独特,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保利科技和中国南方工业集团通过与伊朗达成可满足其当前战术环境需求的一揽子交易,来战胜竞争对手。

俄罗斯政治及军事分析专家尤里·巴尔明援引俄罗斯国防部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在制裁得到解除后也不可能开始采购西方及美国武器系统。巴尔明称,德黑兰最好采购俄罗斯军备,事实上目前两国还有需要待执行的合同。他指出,莫斯科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负责人伊戈尔·克洛琴科评估称,伊朗需要从俄罗斯进口价值110亿到130亿美元的军备。他补充称,伊朗有重新武装其军队的雄心壮志,而俄罗斯则能够成为伊朗的主要军备供应商。

沙特阿拉伯的伊朗军事及政治事务专家穆罕默德·宾·萨克尔·阿尔-苏拉米指出,俄罗斯在地缘政治舞台的重新崛起,以及中东内外环境的变化,将使伊朗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莫斯科和华盛顿的竞技场。阿尔-苏拉米上个月发表文章称,伊朗核协议可能会使之开放经济及军贸市场,而作为长期军备供应者的俄罗斯可能会处于不利的地位。

他在文章中写道,目前两国政治及经济关系良好,但这并不能抹杀两国之间的血腥历史。十九世纪上半叶,俄国曾在两场大规模战争中击败伊朗,吞噬了部分伊朗领土,而且在1905年至1911年的宪法革命期间,俄国曾与英国瓜分伊朗,因此目前良好的关系并不能改变伊朗公众对俄罗斯的态度。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就为伊朗军方提供装备,但新世纪以来,中国对伊军售量有所下降。 新加坡南洋理工国际关系学院军事转型项目高级研员理查德·A·毕辛格指出,中国对伊军售在2000年前后急剧下降。

毕辛格指出,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中国和伊朗有非常密切的军备合作,伊朗-伊拉克战争期间,中国是伊朗的一个重要的常规武器供应商。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成为伊朗的重要武器系统供应商,伊朗能够在许可证条件下生产中国军备,或者是针对中国军备进行逆向工程研究。伊朗生产了由中国研发的反舰巡航导弹,特别是C-802和C-70,以及 FM-80地对空导弹。 中国还对伊出口了攻击快艇。

然而,毕辛格指出,伊朗已经拥有了“足够好”的军备制造工业,能够自主制造装甲车、坦克以及其他军备,这使之决定摆脱中国。那时候,“中国对伊军备销售量微乎其微”。他指出,俄罗斯可能是伊朗一个更重要的军备供应商,但即便是那时候,伊朗也不是俄罗斯军备的主要买家,主要是因为伊朗资金不足,而且希望扶植本国国防工业。

尽管伊朗拥有300多架美制军用飞机,而且还是格鲁曼F-14“雄猫”战斗机的唯一国外买家,但解除制裁并没有为美国对伊军售铺平道路。当前欧洲和美国飞机制造商可能会更加重视为伊朗大型民航领域提供服务。(知远)


评论用户:JAVAPMS网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站保持中立。